<cite id="pffrp"></cite>
<noframes id="pffrp">
<var id="pffrp"><strike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strike></var>
<cite id="pffrp"></cite>
<menuitem id="pffrp"></menuitem> <var id="pffrp"><video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video></var>
<cite id="pffrp"></cite>
<cite id="pffrp"></cite>
<var id="pffrp"><video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video></var>
<var id="pffrp"></var>
<ins id="pffrp"><span id="pffrp"></span></ins>
<cite id="pffrp"><span id="pffrp"><menuitem id="pffrp"></menuitem></span></cite><var id="pffrp"><span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span></var><cite id="pffrp"><video id="pffrp"></video></cite>

行走鄭州 讀懂最早中國|穩居C位到底有多重要?

2022-06-21 來源: 鄭州晚報 鄭州客戶端官方網站 分享到:

《鄭州日報》版面截圖

《鄭州晚報》版面截圖

從春分起程,轉眼夏至來臨,循著時間的脈絡,我們行走在鄭州,探訪了諸多代表性遺址。

在鄭州裴李崗遺址、大河村遺址,我們直觀清晰地看到,先民居住條件從兩居室提升到“三室一廳”,凝聚著他們生活美學的綠松石墜、家畜陶塑讓我們忍不住驚嘆,更震驚于他們在生產生活中用智慧“仰望星空”,不斷激發藝術細胞創造出各種精美的彩陶器。

我們透過中國最早的城——西山遺址遙望古國時代,緬懷人文始祖黃帝的豐功偉績;我們通過3重大型環壕、中國最早宮殿、北斗九星、最早家蠶牙雕勾勒原初中國的文明圖景;我們站在河洛匯流處,聆聽五千年不斷裂中華文明史的澎湃之聲!

我們曾流連于王城崗遺址觸摸禮樂文明的發展脈絡,曾沉醉于商城遺址瞻仰青銅時代的華彩氣象,也曾漫步于中岳嵩山“天地之中”歷史建筑群,感受中華獨特的宇宙觀和審美觀,體會“天中”觀念在我們民族文化心理上的無限深化和延伸。

考古讓文明有了見證之力,文明讓文化有了自信之心。這一路,我們搜尋那些考古遺存中閃現的智慧微光,與歷史文獻互連互通,豐盈著不同年代的印跡和記憶,它們如同一塊塊拼圖,勾勒出中原文明最初的模樣。

現在,讓我們把視線放得更遠、更廣,看看中原地區是如何形成更為成熟的文明形態,并向四方輻射文化影響力,最終成為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

距今6000年左右

中原核心區形成早期中國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項目成果顯示:距今5800年前后,黃河、長江中下游及西遼河等區域出現了文明起源跡象;距今5300年前后,中華大地各地區陸續進入了文明階段;距今3800年前后,中原地區形成了更為成熟的文明形態,并向四方輻射文化影響力,成為中華文明總進程的核心與引領者。

以往國內大部分學者認為中原的中心地位是從夏代才開始形成的,直到入選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和全國“百年百大考古發現”的雙槐樹遺址,實證了河洛地區在距今5300年前后這一中華文明起源的黃金階段的代表性和影響力,填補了中華文明起源關鍵時期、關鍵地區的關鍵材料的空白,也以考古學的實證材料表明,以雙槐樹遺址為中心的仰韶文化中晚期文明是黃河文化之根、華夏文明之魂。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考古文博系教授韓建業在2021年出版的《中華文明的起源》一書中指出:“文化上早期中國的萌芽和中國文明的起源,可以追溯到8000多年以前。距今6000年左右,由于中原核心區的強烈擴張影響,文化上的早期中國正式形成。距今5000年左右,不少地區已經站在或者邁入了文明社會的門檻,進入早期中國的古國時代。距今4000年左右的黃河流域,尤其是黃河中游地區實力大增,長江中下游地區全面步入低潮。距今3800年以后,以中原為中心,兼容并蓄、海納百川,形成了二里頭廣幅的王權國家或夏代晚期國家,中國文明走向成熟?!?/p>

新石器時代文化類型分布示意圖

韓建業研究提出中華文明起源發展的東方模式、北方模式和中原模式。

東方模式覆蓋區域以黃河、長江下游為核心,還延伸到長江中游和西遼河流域;北方模式覆蓋區域以黃河中游為核心;中原模式覆蓋區域包括晉南、河南大部、河北中南部在內的中原地區及西北的甘青地區。3種模式的覆蓋區域無可避免地在中原交疊。

北方模式從表面上看比較遲緩、落后,但與較嚴酷的自然環境相適應,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資源的過度浪費。東方模式雖然顯得技術先進、發展迅速,卻容易使社會養成鋪張浪費、坐享其成、不思進取的風氣,并不見得利于長遠的發展。

中原模式則兼采二者之長:依靠血緣關系,重視集體利益,不疾不徐、穩中求健,終于發展到二里頭文化所代表的成熟的文明社會——晚期夏王朝階段,而東方模式和北方模式在互相借鑒對方許多優點后,其主體成分為后來的商和先周社會分別繼承。

嵩山文化圈:南來北往、東播西傳,都難以越過中原沃野

位于嵩山北麓的滎陽織機洞遺址

“自成序列、連續發展是以嵩山地區為核心的中原文明形成與發展中的一個重要特征?!焙幽喜┪镌焊痹洪L張得水介紹說,嵩山南麓的許昌靈井遺址;嵩山北麓的滎陽織機洞遺址;嵩山東麓的鄭州老奶奶廟遺址,新密李家溝遺址,新鄭裴李崗遺址、唐戶遺址,鄭州大河村遺址、西山遺址,滎陽青臺遺址、點軍臺遺址的一脈相承,充分展現了以嵩山地區為核心中原文明的連續性。

新鄭裴李崗遺址出土的紅陶三足壺

鄭州大河村房屋基址

大河村遺址出土的雙連壺

“尤其是大河村遺址,考古發現仰韶文化、龍山文化、二里頭文化和商文化一脈相承,延續發展下來,時間長達3300多年,構成了嵩山地區遠古文化發展的完整鏈條?!睆埖盟硎?,而豫中西部嵩山地區的龍山文化,則是直接由大河村類型仰韶文化發展而來,主要分布在嵩山周圍的伊、洛、潁、汝河流域。登封王城崗、新密古城寨、新密新砦、禹州瓦店、滎陽大師姑、鄭州東趙等一系列城址的發現,展示了進入文明時代前后嵩山及其周圍地區波瀾壯闊的歷史。

新砦古城東城墻解剖溝

“進入文明時代以來,直到唐宋時期,嵩山地區始終處于全國政治、經濟和文化的核心區域。傳說中的夏朝都邑和一些重大史事大多同這兩個地區有關。商湯滅夏,分別在‘夏墟’之地嵩山東麓和北麓建立都城,即鄭州商城和偃師商城。而位于嵩山西麓的洛陽成周遺址、東周王城遺址,分別是西周的東都洛邑和東周國都?!睆埖盟f。

談及夏商周三代為何將嵩山地區作為統治中心,張得水分析說,既有政治上的意圖,也有經濟上的目的。從政治上是“宅茲中國,自茲乂民”,而在經濟上則是要達到“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理均”。有各方諸侯的進貢,又能夠牢牢控制全國的資源,如銅礦、鹽礦等,所以又成為經濟的中心。這樣就有足夠的實力,在文化上對周圍地區以影響,從而成為文化的中心。

中原文明開放、包容,不斷匯聚與吸收四周文化精華

偃師二里頭遺址出土的鑲嵌綠松石獸面紋銅牌飾

“包容性、融合性是鄭州地區文化的特點。以嵩山為中心,鄭州地區乃至中原文化發展中,文明的碰撞、民族與文化融合構成了歷史的主旋律。而且這種交流與融合,一開始就是雙向的,既有對外來文化精華的吸收,同時又以其核心的地位影響四周??梢哉f,這種文化與文明的互動,貫穿于社會發展的全過程?!编嵵菔猩鐣茖W院副研究員、文化研究所所長劉濤對此進行了列舉。

早在舊石器時代,嵩山地區就成為南北的通道和東西方遷徙的中心,因此在發展的過程中吸收了南方礫石工業、華北小石器工業、石葉工業和細石葉工業的因素,形成了交流融合明顯又自成一體的特點。

新石器時代,從裴李崗文化到仰韶、龍山文化,均有周邊文化的進入和影響。比較明顯的例子,如以鄭州地區為核心分布區的裴李崗文化和河北境內的磁山文化,二者既有相同的因素,又表現出明顯的不同,反映出文化間的互相交流、互相影響、互相融合。

仰韶文化晚期,在嵩山地區大約同時有來自于長江中游地區的屈家嶺文化和海岱地區的大汶口文化因素的融入。含有屈家嶺文化遺存的遺址,在嵩山地區如鄭州大河村、滎陽青臺等,大都與仰韶文化晚期遺址共存,典型器物有盆形鼎、高圈足杯、簋、圈足豆、雙腹碗等。

具有屈家嶺文化因素的大河村仰韶文化第四期陶鼎、陶圈足碗、陶圈足杯

具有大汶口文化因素的大河村仰韶文化第四期陶罐、陶鬶、陶尊

河南境內的大汶口文化主要分布在豫東地區,但其影響同樣抵達嵩山地區。如新鄭唐戶、滎陽點軍臺、鄭州大河村遺址等,曾出土有大汶口文化特征的陶器,如背壺、盤形豆、平底或圈足尊、盉等,這一時期的仰韶文化也同樣吸收了來自東方的大汶口文化因素。

兼收并蓄博采眾長,在交流互鑒中不斷煥發新的生命力

嵩山地區作為“天下之中”,在文明的起源與發展過程中,匯聚四方能量,吸收周邊文化之精華,如車輻集中于車轂的“輻輳”現象。這不僅僅體現在周邊區域,范圍之廣令人驚嘆。

馬家窯文化彩陶受到仰韶文化彩陶的強勢影響

這是河南博物院收藏的彩陶,其中有我們非常熟悉的仰韶文化白衣彩陶缽,對比馬家窯文化彩陶盆,可以直觀地看出,后者受到前者的強勢影響。主要分布于甘青地區的馬家窯文化,是中原與西亞彩陶交流互鑒的重要見證。兩大彩陶發源地各自影響了廣闊的區域,并在雙方影響所及的邊緣地帶發生了一定程度的相互借鑒。

自古以來,中原地區與中亞、西亞和地中海沿岸地區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小麥、馬車、冶銅術、玻璃器等的東傳,粟和黍、絲綢、瓷器等的西漸,溝通中西貿易與文化交流的玉石之路,這些都成為漢以后“絲綢之路”的萌芽與先導。

中原沃土強大的包容力、融合性,使得這種吸收并不是簡單的“拿來主義”。在同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鑒中,中原文明兼收并蓄、博采眾長,不斷煥發出新的生命力,比如由西方傳入中國的冶銅術。

冶銅術出現在西亞的時間不晚于距今7000年,而中原地區最早出現的銅制品是在距今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中原地區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陶范鑄造,大量用于銅禮器的制作,進而形成了一個輝煌的青銅時代,將冶銅術的發展提升到了一個新高度。

新鄭望京樓遺址出土的夏代銅爵

又如玉器。在史前時期,尤其是在仰韶文化到龍山時代,當周邊地區紛紛呈現出玉文化繁榮的時候,在河南玉器似乎并沒有引起人們過多的關注,只是到了二里頭文化時期才大量出現玉器。牙璋作為二里頭文化典型的玉禮器,隨著二里頭文化的擴張,將王權禮制的影響輻射到南中國和更廣大的區域。二里頭牙璋傳播的模式,反映出廣域王權制度在東亞數千公里范圍內的波及,也印證出二里頭政權成為此廣域政治核心的代表。

偃師二里頭遺址出土的龍形牙璋,現收藏于二里頭夏都遺址博物館

封閉和固化會導致落后和滅亡,開放和交流才能讓文明之花開得更艷。數千年來,位居“天地之中”的區位優勢,歷經母親河的洗禮,賦予了鄭州這座城市“華夏源 黃河魂”的精神文化內核。文明的輻輳與輻射,文化的傳承與創新,使這座古老而現代的城市,富含文化的給養,成為新時代大河文化之都奮力前行的基石。

新時代的鄭州地區是我國鐵路、公路、航空、通信綜合交通樞紐,居全國交通之十字要沖,具有貫通東西、連接南北的戰略地位。

隨著6月20日濟鄭高鐵濮鄭段的開通,鄭州更是成為全國首個擁有“米”字形高鐵網的城市。素有“中國鐵路心臟”之稱的鄭州,從此將以全國特等客運站鄭州車站、“米”字形高鐵樞紐鄭州東站和鄭州航空港站為引擎,帶動“米”字形高鐵網絡在全國高鐵路網中發揮強勁作用。

到“十四五”末,鄭州公路項目全部建成后,全市高速公路通車里程將超過810公里,路網密度達到每百平方公里11公里,居全國前列,實現“都市圈1小時通達、市域范圍內15分鐘上高速”的目標,形成“兩環多放射”高速公路路網格局。

以新鄭國際機場為中心的航運線路通達全國,乃至其他國家和地區,形成我國交通網絡的主要樞紐。

“求木之長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遠者,必浚其泉源?!蔽覀儚拿擅粱煦缰凶邅?,裹挾著先人的珍貴記憶,薪火相傳。優越的地理環境、古老而延綿不絕的文化傳統,以及當今作為國家中心城市的區位優勢,決定了鄭州擁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使命。行走鄭州,讀懂最早中國,凝聚前行之信心和力量;奮楫篤行,傳承大河文明,踐行發展之責任與擔當!

正觀新聞·鄭州晚報記者? 蘇瑜 /文? 鄭州市文物局 供圖



分享到: 編輯:周愛巧 統籌:王戰龍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