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ffrp"></cite>
<noframes id="pffrp">
<var id="pffrp"><strike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strike></var>
<cite id="pffrp"></cite>
<menuitem id="pffrp"></menuitem> <var id="pffrp"><video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video></var>
<cite id="pffrp"></cite>
<cite id="pffrp"></cite>
<var id="pffrp"><video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video></var>
<var id="pffrp"></var>
<ins id="pffrp"><span id="pffrp"></span></ins>
<cite id="pffrp"><span id="pffrp"><menuitem id="pffrp"></menuitem></span></cite><var id="pffrp"><span id="pffrp"><thead id="pffrp"></thead></span></var><cite id="pffrp"><video id="pffrp"></video></cite>

戰“疫”有我——一位老民警在疫情防控常態化下的“十二時辰”

2022-06-10 來源: 鄭州晚報 鄭州客戶端官方網站 分享到:

孫天福,是鄭州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二支隊一名普通的車管民警,今年10月份就到了60歲的退休年齡,他帶病仍然堅持工作,奔赴“戰疫”前沿。

在疫情防控工作極其復雜嚴峻的情況下,他主動請纓,和年輕的同事們一樣,日夜戰斗在疫情防控工作第一線。

見到孫天福,是在炎熱的午后,他正在西環北延連霍高速卡口上崗執勤。

他兩鬢白發,一臉笑容,反復說:“多拍拍年輕人,我年齡大了,沒有啥可拍的……”

執勤卡點的地表溫度接近40度,執勤民警們配合防疫相關人員對出入市區的車輛逐一盤查。

工作間隙,孫天福對記者說:“我當了一輩子的交警,在這個關鍵時刻,絕不能“躺平”,“戰疫”應該也有我?!?/p>

其實,他的正常執勤時間應該是下午4點鐘至夜里12點。

支隊領導考慮到他年齡和身體狀況,曾經多次勸說他不要在一線執勤,可以歇歇了,孫天福屢屢拒絕。

問到為什么會這么拼、這么堅持,他說,我們這一代民警接受的教育都是這個樣子,“心中無群眾,不配做交警”,當交警就要站好崗,關鍵時候不能講個人條件。

在孫天福這種樸實的工作熱情的感召下,他帶動了身邊一批年輕人,提起“天福哥”沒有人不伸大拇指。

遇到困難他們會說,天福哥都這么拼,我們也能堅持。

一班崗下來需要8個小時,孫天福和戰友們輪番上前,堅守疫情防控保通一線,快速疏導車輛,提高通行效率,確保車輛不滯留、人員不漏查,保障過往車輛安全有序通行。

孫天福執勤時不急不躁,有條有理,一絲不茍。

共同執勤的民警輕聲告訴記者,交警的工作要有很大的耐心,天福哥這就是功夫,說話、做事就是穩當,年輕人要練多少年才能達到這個境界!

時間在有條不紊中緩緩流淌,落日余輝的映襯下,崗位的孫天福,兩鬢的銀發特別的醒目,頭頂的警徽特別的耀眼。

工作間隙,他的戰友對記者說,天福哥家里有個好嫂子。

這時候孫天福笑的像個孩子,他說:在家里我是個甩手掌柜,剝頭蒜你嫂子都嫌我干不好。

午夜時分,華燈籠罩著執勤崗點,孫天福和戰友們交崗了,記者提出要拍一下好警嫂的照片,他憨厚的笑笑說,俺老婆不會讓拍,大家都起哄說試試吧……

在小區門口,打通了警嫂郝文霞的電話,電話里說,快回來吧,車位都給你占好了。

孫天福對記者說,最讓人感動的是,我下班回家再晚,到樓下總能看到窗戶里的燈在亮著,在等著我。剛進家門,警嫂郝文霞接過愛人手里的東西,拍了拍孫天福的肩膀,順手理了一下他滿頭的白發,這一刻的溫暖,被定格在了大家的心里。

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嚴峻,“外方輸入、內防反彈”壓力持續增大。鄭州交警始終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晝夜堅守護航,從嚴、從實、從細抓好疫情防控保通的各項工作,全力保障交通可控,守護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

孫天福是他們中的一員,更是數以萬計的疫情防控工作者中的一員,用實際行動展現了一名老黨員、老民警的責任和擔當,為年輕人做出了表率。

像孫天福這樣的疫情防控工作者,他們的辛勤工作和無私奉獻,也是他們背后數以萬計的家庭強力支持的結果。

掃碼關注豫覽影像,閱讀更多精彩瞬間

正觀新聞·鄭報晚報記者 唐強 徐宗福? 文/圖



分享到: 編輯:周愛巧 統籌:楊觀軍

相關新聞